澳洲新快网

华商性侵女模案:辩方大状缺席 案件延判

2018-09-2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悉尼唐宁中心法院。(本报记者/摄)

(本报记者辛矣 Enyo报道)悉尼中国富商徐龙伟(Longwei Xu,音译,又名Tommy)性侵女模一案,因双方结识于中国电商巨头刘强东的私人晚宴上而备受关注。7月,该案进行了长达数天的听证审理,徐龙伟被裁定性侵、猥亵、殴打等7项罪名成立。9月21日下午,该案在悉尼唐宁中心法院(Downing Centre Court)进行了量刑聆讯。然而令人意外且非常罕见的是,徐龙伟的辩护大律师韦伯(Barrister Robert Webb)并未到场,因此法官宣布将延期至10月12日再进行宣判。

9月21日14点,唐宁中心法院内聚集了不少关注此案的相关人士,包括徐龙伟的父亲、伴侣和儿子。其父身着浅蓝色休闲西装,说自己前几天才从国内来到悉尼,心情十分紧张,但称“相信法庭会有公正的审判结果”。而徐龙伟的伴侣面容姣好,一身黑衣,怀抱才两三个月大的婴儿,端坐于旁听席上,不时安抚着孩子。

开庭后,徐龙伟身穿绿色囚衣来到庭上,口译员则在他身边进行翻译。然而,刚开庭不久,徐龙伟的辩护律师就表示,韦伯大律师尚未到场,也联系不上他,请求休庭至14点35分。14点55分重新开庭后,所有人意外得知大律师仍未现身,辩护律师请求延期宣判。经与法官、控方商讨,定于10月12日再次进行宣判听证会,本次长达1.5小时的开庭以无果告终。

庭上争论的另一个焦点在于受害人声明的合法性。辩方认为,受害人的声明是由其朋友翻译成英语的,是否能代表其真实意愿仍存疑。而控方则认为,该声明经受害人签字认可,确信代表了她的真实意愿。法官随后采信了控方的观点。

中国籍商人徐龙伟被判性侵罪成。(《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在7月的庭审中,陪审团和法官聆悉,原告案发时仅20岁,是名模特。2015年12月10日,她在某游艇上举行的化妆派对上担任比基尼模特时,认识了一位名叫Coco的女子。在Coco的力邀下,原告出席了刘强东的晚宴,并与徐龙伟相识。在晚宴上被灌醉后,原告被徐龙伟带至香格里拉酒店,遭受了性侵、猥亵和殴打。

而作为派对举办地的豪华公寓Stamford Residences,2015年6月被曝以1620万澳元成交,创当年公寓价格记录,买主为章泽天(Zhang Zetian)。这幢顶层公寓共有3层,内有4间卧室和5间浴室,巨大的落地窗可将悉尼海港的美景尽收眼底。2017年6月,媒体曝出章泽天将Stamford Residences放盘,希望价格能超过1800万澳元。但今年4月,媒体又称该公寓指导价已调整为1500万至1600万澳元,届时章泽天需要缴纳的印花税预计将达1074490澳元。目前,公寓尚未易主。

徐龙伟事件始末

2015年12月26日 ,一名年轻女模特在刘强东位于悉尼岩石区(The Rocks)的顶层豪华公寓举办的一场私人晚宴上被灌醉,后遭到华人商人徐龙伟多次性侵。

2018年7月9日,案件开始审理。

2018年7月23日,新州地区法院(NSW District Court)裁定徐龙伟7项罪名成立。包括猥亵、殴打、在未经女子许可且知道她不许可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

2018年9月21日, 量刑聆讯。

陪审团在审判中时聆悉,原告是个模特,案发时20岁。2015年12月10日她在某游艇上举行的化妆派对上担任比基尼模特时,认识1名叫Coco的女子,后来经Coco介绍认识了徐龙伟(Longwei Xu,音译)。

据称Coco曾多次邀请原告“结识某些朋友”,这些人“来自中国,非常有钱”。原告拒绝了Coco好几次,但最后应Coco之邀,于2016年12月26日参加她弟弟的“生日派对”。

在交叉质询期间,辩方律师韦伯(Robert Web)指出,Coco曾通过微信告诉原告,派对的宾客“非常高端,非常有钱”。原告则表示Coco“她只是说是她弟弟(的生日派对)”,但认同Coco曾告诉她宾客“英俊多金”。

徐龙伟当天和其他人乘坐专职司机驾驶的白色路虎揽胜(Range Rover)接原告,并将她带到刘强东的豪华公寓。

原告称当天众多男宾客向她灌酒,但主人刘强东并没有。她向陪审团表示,在这场8人晚宴上,自己严重醉酒,以至很难站或坐起来。

辩方律师韦伯声称原告“严重且蓄意”夸大了自己醉酒的程度,但原告予以否认。

陪审团聆悉,徐龙伟当时自称会送女方回家,但最后却把她带到岩石区(the Rocks)自己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1319号房间,企图强迫她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在远程视频连线中,女模特通过普通话翻译供证称:“当Tommy(徐龙伟)企图强奸我时,说会帮我买艘船,但我拒绝了。”

原告说,徐龙伟还将她的手机扔到一边,强行脱掉她的衣服,压在她的身上,并用手指对她进行了强奸。“他一直压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很害怕,不知所措。”据称,徐龙伟当时还扇了女方耳光。

辩方律师称,在原告拒绝和徐龙伟发生性关系后,徐龙伟曾说“如果你不想的话,到底为什么要回酒店?”然后徐龙伟就在浴室里待了30分钟。

韦伯对原告说“当你向Tommy明确表示不想发生性关系后,他对你非常粗鲁,然后下了床,你们之间没有进一步发生什么。”

原告回应:“这不是事实。”

据悉,整个事件经过约1小时。女模特称徐龙伟当晚约11点睡着后,她得以借着自己手机的光亮逃出房间,并叫男友开车到酒店外将她接走,这对情侣随后到警局报案。在与警探交谈期间,女方多次呕吐而被送往医院。

警方事后赶到徐龙伟所在的酒店房内,徐龙伟同意接受司法鉴定。对徐手部进行擦拭检测后,发现了该模特的DNA。

在当庭播放的警方问讯视频中,徐龙伟曾否认性侵女子。2015年12月27日早上,徐龙伟在悉尼市区警察局向探员声称:“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没做那些事。”
“可能她想要点钱或什么,但我不清楚。”

2018年7月10日,女模特接受辩方律师交叉盘问时,认同虽然自己并不想,但被鼓动,“甚至被强迫喝酒”。

她说:“我记得房主没有强迫我喝酒,但其他男人有强迫我。”

“我是被鼓动(喝酒)得最厉害的一个。”

原告称自己当时非常醉,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辩方律师韦伯声称是原告自己要酒喝,还多次要求斟酒。但这一说法被原告所否认。
韦伯还称原告曾搂着徐龙伟,但原告眼中带泪地回答道“不,我没有。”

2018年7月11日,原告在出庭作证时称,事后有个叫Sam的男性友人曾试图说服她不要控告徐龙伟。

原告称:“(Sam)他问我为什么要告Tommy,要是我执意(告徐龙伟)会令生命受到威胁。”

原告称Sam带她见律师,这位律师向她出示了1份写着她是自愿和徐龙伟发生关系的声明,但她拒绝在声明上签字。

原告接受检控官塔尔伯特(Sarah Talbert)问询时还称,随后Sam表示要给她10万澳元以换取她改口供,但也被她拒绝。

2018年7月17日,曾是徐龙伟性伴侣的学生高莉(Li Gao,音译)出庭作证。

以辩方证人身份出庭的高莉称徐龙伟是个绅士,在床上“是服从的一方”。

“什么都是他买单,他为女孩买单,为女孩开车门,为女孩拦住电梯门。我觉得他自视为绅士。”

高莉告诉陪审团,她和徐龙伟是在共同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认识的,然后两人一起回了高莉的住处,高莉还曾拒绝徐龙伟有进一步的动作。高莉在交叉质询时说“我一说‘不’,他就离开了。”
据称,两人后来开始有性关系。高莉称“(徐龙伟)他更为温和、更为绅士,更为服从,我才是更占主导的一方。”

高莉说:“(徐龙伟)他所寻求的是女方的内在情感,而非沉迷于肉体。这会令他完全失去性趣。”

高莉是双方结案陈词前传召的最后一位证人。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