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亭:“港族党”多只香炉多只鬼
2016-03-29| 12:56| 来源:大公网| 编辑:徐蓓蓓

图:新东补选后,“港独”分子斗激抢位,昨日有“港独”组织宣布成立“香港民族党”,但记者会仅得陈浩天一人现身/大公报记者何嘉骏摄

文|李继亭

昨日一个所谓的“香港民族党”宣布成立,引起众多舆论的关注。事实上,称其为“党”根本就言过其实,因为一没有任何的正式公司注册,二没有任何组织架构及人员名单,称其为极端分子的哗众取宠之举更为合适。当然,问题要重视,趋势也必须关注,过去一段时间来,突然冒出多个打着“港独”旗号的新组织,说明了什么?实际上,这不一定意味着支持其主张的人多了,根本原因还在于,不同的极端势力意图在九月立法会选举中“趁乱”浑水摸鱼获得席位。然而,固有的支持盘就那么多,所谓“多只香炉多只鬼”,极端势力未来只会不断内斗,最终难免被选民所抛弃。

首先,必须对香港当前的政治形势有一个清醒及准确的判断。眼前的局势是否意味着香港的民意真的发生根本性改变?事实并非如此。

极端势力“分裂再分裂”

当前政治势力暗涌连连的情况,是有其特殊的发展背景。梁天琦因旺角暴乱而成功“上位”,在立法会补选中获得六万多张选票,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尤其是令那些同样打着“港独”旗号的极端分子感到“眼红”,同时也令他们原本的政治野心进一步膨胀,以为香港民意已经改变,“港独”会有市场。于是乎,多个极端组织不断成立,前有“香港学民党”、“香港民进党”,昨又有“香港民族党”,所谓的香港政治“光谱”似有了新变化。由以往的建制派、反对派,演变成建制派、传统“泛民主派”、“泛本土派”、“港独派”等。

但是,这种“增加”,实际上只是“组织数目”的增加,而非民意支持的增加。反对派阵营目前面临极大的危机,即进入一个“分裂再分裂”的过程,是在自我阵中由一个大的组织,转化成数个小的组织,再到无数小组织的“裂变”。而不论是“泛本土派”还是“港独派”,所吸取到的所谓支持,包括在去年区议会选举以及今年二月的立法会补选,仍然无法说明支持极端势力的民意大量增多。一些明目张胆打出“港独”旗号的人,并没有改变“边缘化”的事实。当然,整体反对派朝激进、“本土”方向靠拢这是事实,一些学生公开“宣独”也不断出现,但不能因此就认定香港政坛已是“港独”的天下。

其次,九月立法会选举,反对派的压力远大于建制派。

每场选举都非常重要,也没有人敢说哪场选战“好打”。对于建制派而言,固然要面对老将退下、新人顶上的众多不确定性因素,亦要面对各区席位增减的客观因素,更要因应近期形势发展的特殊考虑,因此,选战“难打”,最终能获多少席位或未有太大把握。但是,在名单制的选举制度下,建制派只要稳住自身,就有很大胜算,而反对派阵营不仅要面临与建制派同样的上述问题,更要面临数目庞大、手段无底线的新兴组织的“抢票”。

极端言行悖离民意

此次成立的“港族党”,明言会派人参加九月的选举;早前宣布解散“学民思潮”并成立“学民党”(暂名)的黄之锋等人,亦称积极考虑在两区派人参选;而再早前的“本土民主前线”、“青年新政”、“香港民进党”等等,都声言九月立法会选举是其最大目标。若不算这些新成立的,传统的民主党、公民党、工党、社民连、人民力量、热血公民、新民主同盟等等,以及众多以个别身份参与选举的个人,整个反对派阵营面临着极其严重的内部斗争问题。如新界东的议席梁天琦很可能挤掉陈志全;民主党在港岛、新界东吞蛋等等。可以说,反对派极可能因互相分票而减少整体席位。这亦是戴耀廷等人提出“雷动计划”的根本原因。

最后,“港独”势力悖离民意,最终必会被抛弃及消亡。

看似“港独”势力嚣张,但事实上到真正的选举关键期间,香港的选民仍然是非常理性的,选择符合自身利益的民意代表。二月份补选看似“本民前”得票多,但当中很大原因是“补选”之故,以及旺角暴乱后出现的知名度大增。对于绝大多数选民而言,繁荣、安定是最大的考虑因素。极端、激进的主张与思维,是与民意悖离的。香港社会绝不会希望见到香港沉沦的一天。

昨日“港族党”提出六大主张,包括建立“独立国家”;巩固“香港民族”意识,确立香港公民的定义;支持并参与一切有效抗争等等。看上去很吓人,实际上不过是拾《学苑》的陈腔旧调而已,对大多数选民没有真正的说服力。一旦在九月立法会选举后失利,必然会出现“泡沫”爆破的场面,在被选民抛弃后逐渐消亡。

当然,这种年轻人追求极端激进言行的趋势值得高度关注,因为其互为影响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