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世后黛丝莉仍被收了数月的费用。(《信使邮报》图片)

布劳顿(Broughton Cottam)去世了近1年,但他住了17年的布里斯班Aveo退休村直到前段时间还向他女儿收取伙食费。

72岁的黛丝莉(Desley Cottam)指出,每个月358元的收费持续到了1月——离她父亲去年4月13日刚到100岁时辞世已经过去了9个月。

布劳顿1998年起入住Aveo,直至2010年都住独立单元房,后来搬进有辅助服务的套间。

黛丝莉拒绝将套间返还给Aveo,除非后者能充分地解释这些收费。

尽管Aveo声称租约总价达19.5万元,却仅向她提供1.8万元,需扣除伙食费及其它收费。

该公司认为“退出”后的应付费用计算符合《昆州退休村法》(Queensland Retirement Villages Act),而布劳顿的租约并不包括任何资本收益。

其声明写道:“住客要完全负担退出后3个月的费用。接下来的6个月(如果房屋还未被卖出的话),费用由运营商和已退出的住客分摊。这9个月过后,运营商负责费用。在上述时间段内,可能会将房屋出售,Aveo会事先全额收取9个月的费用,然后再向已退出住客的家人退还相应的钱。”

Aveo在昆州、新州、维州、南澳和塔州运营着75个度假村。

昆州政府一直在审查《昆州退休村法》,以确保它能符合社区的期望,保障住客,推广公平交易准则,并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和生存能力。

住房厅的发言人表示,布劳顿的个案是典型的,说明今年预计将完成的审查具有必要性。

《信使邮报》/本报记者李信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