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员准备进入黄金海岸的游泳训练场。(《每日电讯报》图片)

巴西奥运会还有4个月开幕,中国游泳选手经常出现在黄金海岸的官方训练场,这一度令一位本土顶尖选手气冲冲地离开泳池。

有媒体报道称,在迈阿密游泳俱乐部(Miami Swimming Club),与哈克特(Grant Hackett)一起训练的澳洲选手福尔摩斯(Thomas Fraser-Holmes)本周证实,他对于一次晚间训练时,必须跟1组中国人分享泳池感到心烦。

据悉,越来越多澳洲选手对于要跟中国竞争对手一起训练感到厌烦。部分中国选手已经被禁赛了,或涉嫌服用禁药。许多澳洲选手认为,中国人的药检机制不够严格。

正在竞争巴西奥运会参赛资格的哈克特(Hackett)表示,他平均每4周接受1次药检。但他却发现,自18个月前他重返训练场以来,中国选手仅仅被检查过1次,还是在澳洲游泳协会(Swimming Australia)的要求下。

他说:“我看到的就是这样。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去他们的酒店(药检)。我只希望大家得到同等的检查。我被查过很多次。”

福尔摩斯表示,他在泳池的抗议并非针对中国团队的个人攻击。

他说:“我跟他们很多人是朋友。跟他们一起你能发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但我喜欢跟我的队伍训练。”

那群中国选手里最知名的是1500米奥运金牌得主孙杨。他2014年因服用禁药遭到禁赛3个月的处罚。其指导员布莱恩(Brian King)在本土顶尖游泳教练科特瑞尔(Denis Cotterell)身边做过很长时间的助理。其他在澳洲训练的中国知名游泳运动员还包括叶诗文,以及曾在2011年因服药而禁赛的宁泽涛。

哈克特承认,中国选手黑暗的历史在训练池中是个问题,尤其是孙杨在旁边时。他说:“个人角度而言,这一直让我感到不舒服。作为从不用药的运动员,我想和不用药的运动员竞争。”

澳洲反兴奋剂协会(ASADA)声称不会透露中国选手在这里时给他们药检过几次。澳洲游泳协会的发言人则指出,2014年1月至2015年3月期间仅有4次药检。

国际泳联(FINA)去年在全球仅进行894次赛外药检,为10年最低值。该组织近期要求各国增加对前十选手的药检,但中国、俄罗斯和巴西都没有照做。

《每日电讯报》/本报记者李信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