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由于有人针对中国在澳训练项目作出了极富争议性的泳池抗议行为,本土顶尖游泳选手们遭到媒体的追问。

奥运金牌得主哈克特(Grant Hackett)及自由泳青年才俊弗雷泽-福尔摩斯(Thomas Fraser-Holmes)上上周接受《星期天电讯报》的独家访问时指出,来自中国的游泳运动员,包括曾服用禁药的孙杨和宁泽涛,把澳洲当做备战奥运会的训练基地,而且在澳期间几乎没有实施药检机制。

澳洲游泳协会(Swimming Australia)上周四发出即时且简洁的命令,提醒澳洲游泳健将们和教练团队不要谈论游泳“事务”。

《星期天电讯报》得到的官方指令显示,“只说你自己,说你自己的表现,说你自己的行程,而不是关于这项体育的其它事务。尊重你的竞争对手们。不要负面地讨论你的对手,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要小心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问题。不要对可能糟糕地反映出你自己、你的教练、你的项目、澳洲游泳协会及其赞助商或未来赞助商和合作者的任何事务作出评论。”

4次夺得奥运会金牌的特里克特(Libby Trickett)表示,游泳选手们有讨论重要事务的自由,这一点很重要,尤其是关于反兴奋剂方面的问题。

她说:“很有必要说明一点,即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支持这个(很少进行药检),每个运动员都应该接受跟我们一样的检查次数。我明白,我们的体育(自2012年伦敦奥运会以来)一直试图恢复作为有益身心的干净的运动这个名声。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试图息事宁人。但这是件重要的事情。实际上,每个运动员都是拥有自己对事情的看法和观点的个体。”

哈克特上上周声称他18个月前重返训练场以来只看到过中国游泳选手在迈阿密(Miami)的澳洲游泳协会高性能中心(Swimming Australia High Performance Centre)接受过1次检查。

特里克特表示,任何在澳洲训练的外国游泳选手都应当接受跟澳洲游泳选手一样次数的检查。

她说:“作为现役运动员,我们完全有权利期待外国运动员受到的对待方式跟我们的一样。我觉得这对于让体育向前发展而言是有必要的。就他们经历的药检次数而言,期待公平公正是合理的。”

目前在澳洲训练的中国游泳选手约有10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