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女落泪讲述悉尼恐袭 险些成最后人质
2016-03-31| 14:5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编辑:杨淑娜

 

图片来源:SMH
图片来源:SMH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前Lindt咖啡馆工作人员马费昂娜(Fiona Ma,音译)在讲述当年的恐袭时落泪,称当时自己很害怕她和另一位人质Selina Win Pe要留下来,而其他人质都逃离了。

马当时还是19岁,她说,在枪手莫尼斯(Haron Monis)的要求下,她被安排去厨房的紧急出口处堆放盒子,堵住门,而莫尼斯当时也越来越急躁。

当时,马在咖啡馆已工作了一周,在昆士兰大学读牙科。

周四,在接受调查时,她说,案发时,她听到玻璃杯撞击声,随后莫尼斯离开厨房,大叫“怎么了”,然后开枪。

她猜那个玻璃杯是人质April Bae留下的,后者靠近可通往Martin Place大厅的回转门。

她猜,至少有一名人质通过那里逃出。

当被问及,有没有想过自己和人质Selina Win Pe会被最后留下时,马说有,并说自己不想真的被留下,随后落泪。

然后,马也讲述了自己的逃离过程。当时,她听到第二声枪响后(认为可能是打到天花板的灯上),觉得自己可以逃。“我听到了第二次枪响,好像他在给枪装子弹,我记得之前Jarrod Morton-Hoffman告诉我说,那是霰弹猎枪,每开枪两次,就要装子弹。于是,我蹲伏着跑去大门,按了绿色按钮逃跑。”

2014年12月16日凌晨两点,马逃跑前,莫尼斯利用Win Pe,马和Morton-Hoffman作“人肉盾牌”,走进厨房。

他一手抓着在哭泣的Win Pe,一手拿着枪。

马说,后来Morton-Hoffman没有跟上来,让他有机会在凌晨两点半左右通过回转门逃离。而马是在2点11分逃离。

周四早些时候,马说,她看到窗上写着“离开,否则他会杀了我们。”

她听到警察在骂:“这人疯了。”

最后,莫尼斯、餐馆经理Tori Johnson和律师Katrina Dawson在围捕中死去。

调查仍在继续。

 
转寄 打印 投稿 分享
读者评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本站保留不刊登无关和不雅评论的权力。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看不清?点击更换
还未注册吗?点击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