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Leah离开了父母,来到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学习,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她的留学学习生活还没有正式开始。经历了一个学期语言学校的学习,Leah马上要正式进入学校学习了,对这一切她充满了期待。

语言学习很开心 老师喜欢与学生互动
 
虽然还没有正式到澳洲的学校学习,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Leah已经喜欢上了这里的学习方式,课堂上老师回和学生积极互动,并不是像国内老师台上讲,学生台下“认真”听。有的时候老师会带学生们昆士兰去体验,每个人拿一份稿,在课上就开始排,有更多的实践性,思维的扩散性。
 
对于老师的印象,Leah和很多小留学生不谋而合,就是老师一节课上能“扯”很远,每次课程的最后,老师会给学生自助选课和表演的机会,把学生带动起来。
 
寄宿家庭管理严格 一个人煎熬、面对、成长
 
留学生出国,通常会选择寄宿学校寄宿家庭,Leah则是后者。她的寄宿家庭比较特殊,不是国外的家庭,而是自己爸爸的哥哥家,也就是她的大伯家。Leah的 幸与不幸全都和这个寄宿家庭分不开,幸福的是在异国他乡学习并不是孤身一人,有亲人的陪伴和帮助。不幸的是,大伯对她“要求严格”,以至于Leah不敢大 胆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年少的叛逆也无处发挥。
 
Leah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来到大伯家一切事宜自然而然由大伯接手负责。大伯的关心和照 顾,Leah更多的是感受到约束,导致她心里落差很大。譬如,大伯不允许她跟同学出去玩,晚上八点以后要把手机ipad放出去不能动,在学校学完之后回家 继续学习,即使在家里都是中国人也不能说中文,要讲英语。Leah的同学觉得她很怪异,她的心里也很难受,只能躲在屋子里和妈妈视频,去倾诉这些苦楚。妈妈只能远程安慰她:“毕竟是亲人做这些肯定是为了你好。
 
有一次,Leah跟关系要好的北京同学借了2本中文网络小说,因为要上学还没来得及看她就把书放在了家里,被大伯看到了,大伯很生气问她:“你看的是什么书?”最后大伯还闹到Leah的学校里去找那个借书给她的同学,极端的态度让Leah很难接受。
 
成长的过程中缺失了父母的陪伴
 
一学期的时间,Leah觉得很难熬,在15岁变化最大的时候,父母没有陪在身边,这让她内心缺失了一些东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leah也成长了很多,她更独立,为人处世更有技巧。
 
因为住在大伯家,lea一个月会拿到大约60美元的零花钱,主要是用作上下学的车费,车费一趟来回4美元,这就是她全部的开销项目。
 
(转自网易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