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每日电讯报》报道,相关数据显示,澳洲偏远地区人民生活水平十分不理想。

由此可见,澳洲政客们只顾着向大城市投资,让680万偏远地区人民得不到基本服务。

根据新闻集团(News Corp)对澳洲统计局(ABS)数据的调查显示,偏远地区的澳洲人民寿命更短,而且教育程度不高,就业前景差。

该数据揭示了这场由于数十年来政府的忽视而造成的灾难。

澳洲新闻集团昨日表明立场呼吁终止这种不公平现象,发起了“澳洲偏远地区平等机遇(Fair Go for Regional Australia)”项目,欲为澳洲偏远地区人民争取公平待遇。

该运动欲向正筹备联邦大选的政治家们施加压力,为偏远区域人民争取公平待遇。

澳洲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人口统计专家萨特(Bernard Salt)表示,所有偏远区域应统一战线,向政府要求财政资助。

预期寿命差距大

据澳洲统计局最新数据结果令人惊讶,在澳洲首府城市出生的儿童与在其他地区出生的儿童预期寿命相差大。

在2014年,即前任总理霍华德在任时,悉尼莱德区(Ryde)出生的儿童平均寿命可达85.3岁,北悉尼区为85.8岁,墨尔本内东区为85.4岁,布里斯班为84.7岁,候巴特80.6岁,阿得雷德84.5岁,柏斯84.2岁,达尔文81.2岁。

然而在澳洲偏远城镇区域儿童的平均寿命缩短了好几年,尤其是昆州凯恩斯儿童的平均寿命仅为80.7,比布里斯班少了整整四年。

萨特表示造成澳洲偏远区域寿命差异主要因为原住民人口所占比例较大,然而这并非唯一的原因,另外还有教育、生活方式和服务的匮乏等因素。

偏远女性比较早孕而且生的孩子较多,因为女性工作机会较少。

偏远地区曾是澳洲核心

萨特表示澳洲偏远区域曾经是联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其所占人口比例高达50%,然而在过去120年内其地位开始发生变化。

“澳洲农村的农业、矿业和羊毛业曾是支撑澳洲经济的先驱,同时也是人口密集的地方。”他说。

而目前国家的重心却发生变化,沿海地区或其周边地区所占人口比例为35%。”

“随着省会城市和沿海城市的人口不断增长,而偏远区域的人口逐渐丧失了政治文化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