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华商性侵女模囚4年 女伴据称产后抑郁

2018-10-12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中国籍商人徐龙伟今日被判处4年监禁。(《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本报记者Enyo 严哲报道)年轻的中国地产商人徐龙伟(Longwei“Tommy” Xu,音译)今年7月23日被裁定包括性侵、猥亵及殴打1名年轻女模特的罪名成立,今日在悉尼唐宁中央地方法院(Downing Centre Court)判囚4年,至少服刑2年半后才能申请假释,在获释后还将面临遣返。

庭上女伴、孩子同时现身

徐龙伟案在悉尼唐宁中央地方法院宣判。(本报记者摄)

今天上午11时,经过一个小时的控辩双方陈词和案情陈述,法官诺曼(Nicole Norman)当庭宣判29岁的徐龙伟性侵、猥亵、殴打等七罪并罚,共判处4年有期徒刑,两年半不得保释。对此结果,徐龙伟亲友未就是否上诉给出回应。

澳洲新快报记者现场注意到,开庭前半小时,徐龙伟亲友及其律师团队就已到达唐宁中心法院1.3号庭门口等待,其中,一名楼女士(音译)为其现任“伴侣”,目前尚不确定为其女友还是妻子。

上午10时开放入场后,徐龙伟父亲及楼女士就座旁听席,楼女士怀抱一名含着奶嘴的婴儿,偶尔发出啼哭声。早上10时07分,身着绿衣的徐龙伟进入庭审现场。5分钟后,该案正式开庭,期间婴儿曾发出一声啼哭,徐龙伟立即看了过去,其余时间他全程神态平静,仅有一次与其辩护律师附耳交流。而徐父在一直凝视徐龙伟方向,但因为不通语言,法官宣读事件调查经过期间,有近20分钟因疲惫垂头小憩。

庭上,法官诺曼还告诫称,媒体、尤其是中文媒体不得曝光任何受害者信息。

至今坚称清白

悉尼唐宁中央地方法院。(本报记者摄)

辩护律师特拉尼奇(Winston Terracini )表示,楼女士是徐龙伟现任伴侣,为徐诞下孩子后患上产后抑郁,且其经济来源均依靠徐龙伟,希望法官考虑量刑对于其家庭的影响。他还指出徐龙伟至今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并且否认犯罪。

法庭早前曾聆悉,2015年12月26日,时年20岁的受害者应朋友“Coco”之邀参加其“弟弟”的生日派对,地点则是在中国电商巨头刘强东位于岩石区(The Rocks)的顶层豪华公寓,参加者则是包括刘强东、徐龙伟以及受害者等人在内的3女5男,主人刘强东还为宾客准备了晚餐。受害者称当天多位男宾客向她灌酒,但主人刘强东并没有,结果她严重醉酒,以至很难站或坐起来。

受害者指出,徐龙伟当时自称会送女方回家,但最后却把她带到岩石区(the Rocks)自己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房间,企图强迫发生性关系。徐龙伟还将她的手机扔到一边,强行脱掉她的毛衣及裙子,压在她的身上,强迫受害者用手触摸自己的私处,强行让受害者分开双腿,并用手指对她进行了强奸。

“他一直压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很害怕,不知所措。”据称,徐龙伟当时还扇了女方耳光,还表示要给受害者买游艇,但受害者则向徐龙伟表示“自己不是那种女人”,而且“有男朋友了”。

整个事件经过约1小时。受害者称徐龙伟当晚约11点睡着后,她得以借着自己手机的光亮逃出房间,但她的内裤则留在了房间里,并叫男友开车到酒店外将她接走,这对情侣随后到警局报案。警方事后在酒店找到了受害者的内裤。

法官批徐龙伟态度“傲慢”

诺曼法官在宣判时指出,徐龙伟期间曾向受害者声称“你不可能拒绝我”。她指出两人抵达酒店时,受害者显然大醉酩酊,徐龙伟则是“寻机作案”,“利用受害者酒后脆弱而攫取好处”。

诺曼法官称,徐龙伟在遭受害者“反对和抵抗”时仍锲而不舍,“反映出了他的傲慢”,“乐观地相信自己的魅力及与财富的显而易见的联系将使得受害者屈服于他”。

徐龙伟事件始末

2015年12月26日 ,一名年轻女模特在刘强东位于悉尼岩石区(The Rocks)的顶层豪华公寓举办的一场私人晚宴上被灌醉,后遭到华人商人徐龙伟多次性侵。

2018年7月9日,案件开始审理。

2018年7月23日,新州地区法院(NSW District Court)裁定徐龙伟7项罪名成立。包括猥亵、殴打、在未经女子许可且知道她不许可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

2018年9月21日, 量刑聆讯。

2018年10月12日,量刑宣判。

陪审团在审判中时聆悉,原告是个模特,案发时20岁。2015年12月10日她在某游艇上举行的化妆派对上担任比基尼模特时,认识1名叫Coco的女子,后来经Coco介绍认识了徐龙伟(Longwei Xu,音译)。

据称Coco曾多次邀请原告“结识某些朋友”,这些人“来自中国,非常有钱”。原告拒绝了Coco好几次,但最后应Coco之邀,于2016年12月26日参加她弟弟的“生日派对”。

在交叉质询期间,辩方律师韦伯(Robert Web)指出,Coco曾通过微信告诉原告,派对的宾客“非常高端,非常有钱”。原告则表示Coco“她只是说是她弟弟(的生日派对)”,但认同Coco曾告诉她宾客“英俊多金”。

徐龙伟当天和其他人乘坐专职司机驾驶的白色路虎揽胜(Range Rover)接原告,并将她带到刘强东的豪华公寓。

原告称当天众多男宾客向她灌酒,但主人刘强东并没有。她向陪审团表示,在这场8人晚宴上,自己严重醉酒,以至很难站或坐起来。

辩方律师韦伯声称原告“严重且蓄意”夸大了自己醉酒的程度,但原告予以否认。

陪审团聆悉,徐龙伟当时自称会送女方回家,但最后却把她带到岩石区(the Rocks)自己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1319号房间,企图强迫她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在远程视频连线中,女模特通过普通话翻译供证称:“当Tommy(徐龙伟)企图强奸我时,说会帮我买艘船,但我拒绝了。”

原告说,徐龙伟还将她的手机扔到一边,强行脱掉她的衣服,压在她的身上,并用手指对她进行了强奸。“他一直压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很害怕,不知所措。”据称,徐龙伟当时还扇了女方耳光。

辩方律师称,在原告拒绝和徐龙伟发生性关系后,徐龙伟曾说“如果你不想的话,到底为什么要回酒店?”然后徐龙伟就在浴室里待了30分钟。

韦伯对原告说“当你向Tommy明确表示不想发生性关系后,他对你非常粗鲁,然后下了床,你们之间没有进一步发生什么。”

原告回应:“这不是事实。”

据悉,整个事件经过约1小时。女模特称徐龙伟当晚约11点睡着后,她得以借着自己手机的光亮逃出房间,并叫男友开车到酒店外将她接走,这对情侣随后到警局报案。在与警探交谈期间,女方多次呕吐而被送往医院。

警方事后赶到徐龙伟所在的酒店房内,徐龙伟同意接受司法鉴定。对徐手部进行擦拭检测后,发现了该模特的DNA。

在当庭播放的警方问讯视频中,徐龙伟曾否认性侵女子。2015年12月27日早上,徐龙伟在悉尼市区警察局向探员声称:“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没做那些事。”
“可能她想要点钱或什么,但我不清楚。”

2018年7月10日,女模特接受辩方律师交叉盘问时,认同虽然自己并不想,但被鼓动,“甚至被强迫喝酒”。

她说:“我记得房主没有强迫我喝酒,但其他男人有强迫我。”

“我是被鼓动(喝酒)得最厉害的一个。”

原告称自己当时非常醉,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辩方律师韦伯声称是原告自己要酒喝,还多次要求斟酒。但这一说法被原告所否认。
韦伯还称原告曾搂着徐龙伟,但原告眼中带泪地回答道“不,我没有。”

2018年7月11日,原告在出庭作证时称,事后有个叫Sam的男性友人曾试图说服她不要控告徐龙伟。

原告称:“(Sam)他问我为什么要告Tommy,要是我执意(告徐龙伟)会令生命受到威胁。”

原告称Sam带她见律师,这位律师向她出示了1份写着她是自愿和徐龙伟发生关系的声明,但她拒绝在声明上签字。

原告接受检控官塔尔伯特(Sarah Talbert)问询时还称,随后Sam表示要给她10万澳元以换取她改口供,但也被她拒绝。

2018年7月17日,曾是徐龙伟性伴侣的学生高莉(Li Gao,音译)出庭作证。

以辩方证人身份出庭的高莉称徐龙伟是个绅士,在床上“是服从的一方”。

“什么都是他买单,他为女孩买单,为女孩开车门,为女孩拦住电梯门。我觉得他自视为绅士。”

高莉告诉陪审团,她和徐龙伟是在共同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认识的,然后两人一起回了高莉的住处,高莉还曾拒绝徐龙伟有进一步的动作。高莉在交叉质询时说“我一说‘不’,他就离开了。”
据称,两人后来开始有性关系。高莉称“(徐龙伟)他更为温和、更为绅士,更为服从,我才是更占主导的一方。”

高莉说:“(徐龙伟)他所寻求的是女方的内在情感,而非沉迷于肉体。这会令他完全失去性趣。”

高莉是双方结案陈词前传召的最后一位证人。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