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协谈兴奋剂事件:外媒拿有色眼镜看人
2016-03-26| 10:37| 来源:北青报| 编辑:徐蓓蓓

英国《泰晤士报》关于“中国游泳协会掩盖5例兴奋剂事件正在被调查”的报道给不少媒体以及公众带来了困惑,针对此事,先是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予以了澄清,认为外媒在报道此事时有误导公众的嫌疑,中国游泳协会已将6例阳性情况通报国际泳联,在程序上不存在任何问题,更不想掩盖事实。中国泳协相关官员在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更是表示,《泰晤士报》做出如此报道才是违背了规则和常理,不排除是西方媒体一贯用有色眼镜看人,在敏感的奥运年给中国游泳制造麻烦和恐慌,贬低和诋毁中国游泳队的心思在作祟。

中方程序无误何谈掩盖?

赵健表示,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实验室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反兴奋剂运行管理系统(ADAMS)之间是相连的。中国的每一例检查结果都会自动上传至WADA数据库中,对方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是否出现阳性案例,中国游泳协会也已将6例阳性情况通报国际泳联。赵健说,报道所称的“掩盖”大概是指没有公布运动员情况,但兴奋剂违规处理需要走开启B瓶、调查、召开听证会等一系列程序,此前运动员信息要受到保护。

中国泳协官员更是明确指出,涉事运动员有申请召开听证会的权利,在事实没有确认之前,媒体是不应该也无权进行报道的,某些西方媒体的做法完全违背了原则。中国泳协对于违规使用兴奋剂的事件和运动员一贯采取“零容忍”的原则,否则也不会采取在国内比赛和训练期间频繁自检的手段。泳协也会在事实确认之后对媒体和公众进行通告。

信息泄露渠道、目的不明

当然在此次事件中,也有一些教训可以吸取。赵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也指出,为了能够及时公布信息,反兴奋剂中心的结果通报从过去的一季度或者半年一报,改进为每月更新,这样的改变正是为了避免上次孙杨禁赛未能及时公布造成的负面影响。

那么究竟此次事件的信息源头在哪里?《泰晤士报》在报道中模糊地称是“据内部人士消息”。如果这个向外媒透露信息的所谓“内部人士”是与中国游泳界相关的人员,他的目的就值得深思。是想通过外媒制造更大的影响,在奥运会选拔赛前夕制造恐慌,从而为地方谋求利益还是其他目的现在尚不得而知。

当然此次曝出的涉及兴奋剂检测阳性的选手大多来自地方,并非国家队主力成员,也基本不会对国家队备战奥运会产生实质影响。但至少在中国游泳界或者反兴奋剂中心内部,人员更需自律。而在需要对外公开的时候,及时与国内媒体沟通,而不是首先让外媒获知信息造成被动后果,才是有关方面更应考虑的问题。

用成绩回击外媒偏见

西方媒体用有色眼镜看待中国体育、中国游泳的崛起早有先例,比如在伦敦奥运会期间,对于获得两冠并打破一项世界纪录的叶诗文取得的突出成绩不断进行质疑,但结果证明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他们对于“小叶子”的负面言论也就逐渐偃旗息鼓。近两年来,澳大利亚泳协为了压制中国游泳的成长,不断采用所谓新规来给中国游泳选手制造麻烦,比如制定出“领奖台计划”等等,限制赴澳集训的中国选手的训练。不仅对中国,凡是新崛起的队伍,西方国家都要用一定的手段进行打压。而实际上,这些年几乎每年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游泳选手或其他项目的运动员都有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的例子。

中国游泳能做到的就是要通过艰苦的训练提高成绩,回击西方媒体的偏见。同时,在对于运动员兴奋剂检测等敏感问题上,也要做到公开公正更加透明,不让别有用心的人挑出毛病。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