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之子首讲父亲:儿时捡油毡挨耳光
2016-03-25| 11:26| 来源:新京报| 编辑:杨淑娜

 

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之子
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之子

(原标题:朱云来与父亲朱镕基)

身为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之子、曾任中金公司原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这样的身份和履历令朱云来屡屡成为公共场合中的关注焦点。

正在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朱云来以“金融专业人士”的头衔,参加了“互联网金融:痛并成长着”分论坛。他刚一露面,就遇到了媒体的围追堵截,在回应“父亲身体状况如何?”提问时,他说:“挺好,挺好”。

“政事儿”注意到,可查询到的公开信息显示,这是朱云来在公开场合首次回应跟父亲朱镕基有关的提问。

首次回应跟父亲有关的提问

一些接触过朱云来的媒体记者对“政事儿”说,朱云来有一条“铁律”,从不接受媒体采访。有记者曾在2014年互联网大会上三次拦访朱云来,其中一次甚至站在冷风中等了2个小时,可是仍未能“打动”朱云来,朱云来只是对这名记者说,“让你久等了”,并且明确告诉记者,他不会破例,不想有“接受采访”这个第一次。

由于从不接受采访,因此,除了在论坛等场合公开发表的演讲,媒体关于朱云来的报道很少,“即便遇到他(朱云来),他也是急着'脱身',回应个别问题时惜字如金,可是如金的这几个字往往非常重要,所以媒体也只能发点只言片语”,一位接触过朱云来的媒体记者说。

“政事儿”发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媒体就报道了朱云来的三段重要的“只言片语”。

其一是关于自己卸任后的“归宿”,这也是各界关注的焦点。2014年10月从中金公司辞职后,就有评论人士称朱云来极有可能转到互联网金融领域,可是直到目前也没动静。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朱云来再度明确表示:“我个人并没有准备做任何事情,现在(对于互联网金融)还是观察研究。”

其二是有关安邦独董问题,这更是一个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安邦保险提交给工商部门的工商注册资料中,从2004年10月至2014年9月,朱云来是安邦保险的董事之一。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上,朱云来明确表态:“(担任安邦董事)这个事情根本不存在,他们(安邦)一直没有(把我的名字从工商注册资料中)撤下来。”“我从没答应过(做安邦的董事)。”

其三就是父亲朱镕基。当记者问他“88岁的父亲身体状况如何?”时,他回应说:“挺好,挺好”。

“政事儿”注意到,可查询到的公开信息显示,这是朱云来首次回应了跟父亲有关的提问。

儿时:捡了块破油毡布挨了父亲耳光

虽然朱云来从不在公开场合谈论父亲,可朱镕基却至少两次谈到了朱云来。

1956年,朱镕基与妻子劳安结婚。朱镕基曾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说:“劳安在清华就读时,在校医院生下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女儿燕来;劳安在进行毕业论文答辩时,肚子里正怀着第二个孩子,儿子云来。”

两人婚后不久,朱镕基被错划为右派,劳安坚信朱镕基没有错,没有与他“划清界线”。朱云来就在这样一个“右派”家中长大,而且还经常经受父亲的严厉教育。

2001年6月6日,朱镕基来到清华大学,作辞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的告别演讲时说:“我对儿女很严格,虽然他们没有上清华,但是身上有清华的精神”。

朱镕基讲述了当年打儿子的经历:他(朱云来)还只有十来岁的时候,要在我们阳台上种菜,有一天,就捡了一块破破烂烂的油毡子放在阳台上,准备搁了土就可以种菜了。我一看见就跟他说,我们再穷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随手就打了他一个耳光。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打他,也是最后一次打他。他跟我讲,他没有拿别人的东西,这块破油毡子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我当时很后悔打了他,但是也许是因为有点父亲的架子放不下来,我说:“那好,我不应该打你,但是我们要把这块油毡子送回去,不管它是别人的还是垃圾堆里的。”我就陪着他,把这块油毡子扔回垃圾堆上。

演讲中,朱镕基透露出作为父亲的自豪:“他们(儿女)也很争气,后来我做上海市市长、副总理的时候,他们出去留学,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父亲位居要职。他们依靠刷盘子、打工度过了他们的留学生活。现在都已经回到国内”。

择业是否受到了父亲影响?

正如朱镕基所说,朱云来曾就读于南京气象学院大气物理学专业,后赴美国读书,1994年获得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大气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后,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获得芝加哥帝博大学会计硕士学位。

毕业后,朱云来并未从事过跟大气物理、气象有关的工作,而是一直在金融领域工作。他曾在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担任高级会计师,又在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公司任投资顾问、高级副总裁。1998年,朱镕基担任国务院总理后,他回国,进入中金公司。

朱云来“跨界”,从大气物理学转到会计学时,朱镕基已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他的“跨界”选择以及后来的职业选择,是否受到了父亲的影响呢?对此,父子二人都未曾提过。不过,朱云来的姐姐朱燕来接受采访时表示,她后来去国外转行做了金融,并开始接触学习银行管理,这样的职业选择并未受到父亲影响。

跟朱云来相同,朱燕来也在金融领域工作。朱燕来说:“我们家家风还真是挺严格的,我父母一直比较强调做人的诚实正直,从小就告诉我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积极上进,有为,同时也要脚踏实地。”

中金时期:连他自己是否姓朱也不讲

朱镕基的家风到底有多严格呢?据媒体报道,朱镕基在上海工作时,尽管身居市长位置,可他的外孙女每天都由其夫人踏自行车、接送幼儿园。一天早晨突降暴雨,他的夫人依旧准备骑车送孩子。警卫出于安全考虑,用公车将小孩送去幼儿园。朱镕基知道后,立即向市委行政处结清了汽油费。

人民日报主管的《人民文摘》杂志报道,1998年,朱镕基出任国务院总理后,曾经特意把儿女召集起来“训话”,“父亲如今当了总理,对你们来说不知是福是祸,你们要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这四个字的分量,在朱云来身上的表现之一就是他的低调。

据报道,朱云来进入中金公司初期是普通管理人员,努力保持谦和、低调,喜欢编写关于国有企业财务细节的研究报告。有一年,中金向一家拥有70家子公司的某国有企业提供咨询,朱云来提交了500页的报告。

走上中金CEO岗位后,朱云来更加低调。中金公司推出的5周年纪念刊物中,他是唯一没有刊出照片的高层。他的办公室也很简单,没有和他父亲的照片。

在中石化成功上市酒会上,记者们围住了朱云来,不断提问,可朱云来一直保持沉默,甚至连自己是否姓朱也不讲,并拒绝与记者交换名片。

据接触过朱云来的记者讲,上述酒会之后,朱云来有所改变,会应记者要求回送名片,可是名片上的电话号码却是中金公司的总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