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身份遭堂舅冒用 被吸毒10年妻离子失
2016-04-05| 09:51|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徐蓓蓓

王涛

3月29日上午,武昌火车站进候车室检票处,电脑屏幕上突然亮起一个大大的红色叹号。王涛和妻子站在一旁,检票人员让他俩不要动,随后两名警察赶来,把王涛架进值班室,王涛和妻子被搜身、搜行李、验尿后放行。

“我就知道会这样”,王涛对前街一号记者说。

他是陕西安康岚皋县人,其堂舅在四川达州违法犯罪期间冒用其身份接受公安处罚,后该信息被录入吸毒人员数据库,王涛的工作和生活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住旅馆、坐火车都会被验尿;与其前妻关系因此恶化、5个月大的胎儿也被打掉,两人离婚;去年6月,王涛的驾照因此被吊销,他开始找四川警方要求删改该信息。

3月30日,录入单位四川达州通川区朝阳派出所负责人在来到王涛的老家补充材料。该所负责人表示,他们得知该信息错误后,已两次向上级部门提交材料申请修改,但均因需补充材料被退回,最近因政策变动,又需增加证明材料才能提交,“我们错了就是错了,保证在今年7月前解决这事”。

身份证被同龄堂舅偷走

这件事与王涛的身份证被王某政偷走有很大关系。

王涛今年30岁,家住陕西省岚皋县滔河镇泥坪村,王某政是王涛姥爷的弟弟的儿子,比王涛小1个月,因王涛的父亲是上门女婿,所以王涛和王某政一起长大,关系亲密。王某政小学三年级时,母亲离家,其家中还有个姐姐,虽然家境贫穷,但父亲对王某政非常溺爱,“三年级之后他就不上学了,也没人管教,整天游手好闲,养成了小偷小摸的坏毛病”,王涛说。

王涛小学毕业后到滔河镇中学继续读书,住在20多人的宿舍里,有一次周五王某政到学校找王涛玩,住了一夜,次日一早就走了,之后,包括王涛在内的多名宿舍内学生的共几十元钱不见了,“我问过是不是他拿的,他没承认也没否认”。

王涛和山里的很多其他人一样,觉得上学读书没有出路,在初二那年决定休学离家,到江苏昆山的一家金属加工厂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吃住均在厂内。

2年后的2003年,王涛回到老家,此时他已从普通工人升为车间主任,用上2000多元的三星手机,而王某政却仍在家无事可做,便跟王涛一同去昆山打工,“车间里温度很高,工人需要带着护具工作,王某政表现不错,工作5个月后,工资从最初的800元涨到1200元”。
王涛没想到,他以后的命运会因此改变。

2004年5月1日,工厂放假,老板带着包括王某政、王涛在内的5、6个工人一起去上海外滩玩,当晚,王某政和王涛睡在同一间房,次日一早,王涛醒来后发现王某政已不见踪影,“我的钱包也不见了,里面有2000多元的现金,还有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