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涨的姜蒜葱 探秘疯狂的蔬菜背后导演
2016-04-11| 13: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编辑:徐蓓蓓

谁导演了“疯狂的蔬菜”

这个春天,全国菜价组团上演“窜天猴”:“姜你军”“蒜你狠”“向前葱”……

谁也想不到,继“二师兄”之后,再普通不过的蔬菜,最近沦为了“段子手”们发挥智慧的新阵地:“下馆子吃饭,葱蒜炒肉这样的菜已成豪华顶配”;“今年春天菜市场最热闹的话题是:囤蒜的赚high了,种苹果的赔哭了”。

中国证券报记者根据可查数据统计近两个多月菜价变动情况,发现不少蔬菜价格动辄翻倍、涨幅惊人。今年3月份,北京新发地市场蔬菜的加权平均价同比上涨46.61%

菜价发烧:从“论斤秤”到“按个买”

据说,现在大妈大爷们去超市买菜,已经不是论斤秤,而是开始论“个”买了:2个茄子,3个西红柿,1个土豆……

商务部监测数据显示,3月28日-4月3日的一周内,全国36个大中城市中,30种蔬菜平均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7%,其中冬瓜、菜花、白萝卜价格分别上涨20.4%、13.6%和12.3%。

“现如今,炒股已经不如炒蒜了。”股民王先生调侃称。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50个城市主要食品平均价格变动情况》显示,以白菜为代表的蔬菜价格今年涨势明显。有人分析指出,2016年3月下旬,白菜价格每公斤为5.13元,较1月初上涨122%。而去年同期,白菜价格每公斤仅为3.13元。

而在这个“最贵蔬菜季”,大蒜的价格尤其出挑。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走访北京地区新发地市场,从报价数据来看,目前大蒜价格为每公斤14.4元,而去年同期为5.6元-7元/公斤,前年则是4元-5元/公斤。

上一次大蒜价格高点为12.5元/公斤,出现在2011年3月下旬,显然,蒜价已经刷新了历史高点。在零售市场,十四五元一斤的蒜价已经见怪不怪。

大宗商品资 讯商——商通社研究员望都告诉记者,大蒜的价格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上涨,短短4个月时间里,大蒜价格已经翻了一倍多。“去年7月份,新蒜刚开始收购时, 价格为每斤两块三左右,等到九月中旬,大蒜逐步出库时,价格已经涨至每斤两块八九,而进入11月份,在主产地经历一场大雪后,蒜价快速上涨,目前每斤收购 价高达四块六毛钱左右,短短几个月时间,大蒜价格已经翻倍,随后在今年上半年进一步走高。”他说。

望都透露称,很多人认为大蒜产量的下降是造成近期蒜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今年大蒜价格的涨幅却远远高于产量的降幅,而且出口量和需求量也没有明显增加,并不足以推动今年蒜价涨到现在这么高的价位。“其中很可能有人为炒作的因素。”

“向前葱”则在更早时候已经启动,并在去年完成了10倍的涨幅。

财经评论人士邓元杰在其微信“老邓de财经茶馆”中介绍,2015年初,我国大葱产地出现严重的滞销现象,价格低至0.10元/斤,农户经济损失严重,种植积极性严重受挫,夏季、秋季大葱种植面积大幅缩减。所以在2015年6-7月份,山东产地大葱价格涨至1.25元/斤,达到年内最高值,年内涨幅高达1150%。进入2016年,大葱价格继续上涨一倍以上,目前仍然处于高位。

“炒蒜人”卷土重来 不惧风险高价接货

“郁金香泡沫”是世界投资史上最早的投机狂热。而小蒜头,似乎正是在中国大宗商品投资中盛放的“郁金香”。

苍山、杞县、邳州、金乡,中国四大大蒜主产区,是全国大蒜的集散中心。每年7月份,这些地区的大蒜入库,10月份开始出库,一直持续到第二年5月份。每年的大蒜购销期,这里便成为游资聚集的“资金热窝”。

小蒜头,已经成了很多人的暴富“法门”。

上一次的“蒜你狠”风波发生在2009年,被称为“农民投资家”的期货“大鳄”傅海棠便是发家于此。

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大蒜暴跌,生产成本1.2元/斤,储存费0.15元/斤,但当时市场上最贵品种的大蒜也仅卖到0.17元/斤,蒜农和 贸易商亏损严重,大蒜播种面积减少。经过历时半年多的调研,傅海棠坚信大蒜价格将在不久的将来一定暴涨。果不其然,2008年4万亿经济刺激来临,老蒜库 存被抢空,新蒜面临减产危机,基本面大逆转,大蒜价格从1毛涨到3块多,翻了30多倍。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理,傅海棠用30万赚了600万。

在2009年这一波“炒蒜潮”中,全国大蒜半年上涨40多倍,很多中间商获得巨额利润。这些抄蒜的投资者被称为“炒蒜团”。

业内人士透露,在这一次的大蒜涨价风波中,“炒蒜人”卷土重来。

卓创资讯 农产品 (000061,股吧)分析师崔晓娜表示,“炒蒜人”一般是长期钻营在大蒜经销链条上的“业内人”,他们从供应链角度看到商机,通过囤货、鼓动农民惜售等方式人为抬高蒜价,然后伺机抛售,牟取利润。这其中不乏资金抱团的现象。

商通社研究员望都告诉记者,储存商提前囤积,之后相互倒手,最后吃蒜的人高价买。这一过程,和炒股有得一比:储存商人提前囤积,相当于在一级市 场提前收集筹码,相互倒手那叫二级市场炒作,最后吃蒜的人套牢成了股东。“特别是在金乡这个地方,炒作大蒜的风气从来就没有停歇过。一库大蒜没出库就已经 几次易主的情况很常见,大家买了蒜并不急着销往市场,而是存起来坐等价格上涨再出手。”

“在金乡,这种交易叫作炒蒜,有些人甚至在蒜价已经涨到了每斤4.5元的时候还在入市存蒜。目前,金乡及周边地区的冷库蒜已经销售近2/3,还 有大约50万吨待售,就这样在储存商之间相互倒手,同一批蒜出库走向市场时,已经经过几次加价。”望都说,发“大蒜财”的人每年都有一波,但同时注意品种 的剧烈波动,也令人头疼不已:监管部门屡次关闭这些电子盘交易市场就是要“杀一杀”投机资金的威风。如过去几年中被折腰的山东日照龙鼎电子盘、山东金乡大 蒜国际交易所以及江苏盐城恒丰电子交易盘等。

针对近年来果蔬产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华中农业大学教授李崇光撰文指出,货币供应量增发、城乡人口结构变动引致的需求变化及生产流通成本上涨等因素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