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与澳洲华人“第四代”侃大山:专访悉尼市议员

2017-12-04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

陈君选(Craig Chung)是悉尼市议会第二位有华人背景的议员。

文/ 柯梅品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如果仔细看一看这一届的悉尼市议会,你会发现,这是一届很有意思的议会 —— 10位市议员中有着7名女性,市长与副市长都是女性;而剩下的3为男性议员中,有2位都有着华人背景 —— 再没有比这更多元化的了,不管是性别上,还是族裔上。

2008年,悉尼市议会中出现了第一位华人背景的市议员,而去年9月之后,陈君选(Craig Chung)成为了第二位。在悉尼市议会网站的简介上,陈君选有一个很特别的标签 —— “澳洲华人第四代”。在大量华人新移民来澳的今天,像他这样的“第四代”并不多见。

两周前,《澳洲新快报》记者专访陈君选,与他畅谈了他作为华人移民第四代的家庭背景、生活经历,以及作为悉尼市议员的社会理念,也聊了种族歧视、移民炒高房价、华人参政、华人孩子课后辅导班和智能城市等方面的热议话题。

一、我算华人移民第一代还是第四代?

1882年,中国正处在积贫积弱的内忧外患之中 ,陈君选的曾祖父在这一年从广东东莞来到悉尼,靠着做家用布匹织物生意赚了些钱,也在这里扎了根,养育了15个孩子。但从祖父一辈起,他的家族就开始不断在悉尼与香港之间往返。

1914年,陈君选的祖父出生在悉尼,毕业后去了香港《南华早报》工作。由于那时澳洲还处在“白澳政策”时期,排华政策严苛,即使是在澳出生、拥有澳洲公民身份的华人,如果在海外工作,也需要不停地定时往返澳洲才能维持公民身份。所以很多人不得不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洲之间不断往返,他的祖父就是这些人之一。

“有时候我会有点搞不清楚,我究竟算是第四代澳洲华人,还是第一代,因为我的父亲出生在香港,”陈君选对记者说。

彼时的中国正陷入抗日战争的泥潭,香港也并不安定,陈君选父亲就出生在这里。二战爆发时,祖父正在返澳的船上,而他的妻子和3岁的儿子却被困在已经沦陷的香港,直到二战结束的1945年,母子二人才跟着英国皇家海军打击者号驱逐舰(HMS Striker)回到了澳洲。

回到悉尼后,一家人住在达令赫斯特(Darlinghurst),陈君选的父亲进入悉尼大学学医,后来在好士围(Hurstville)开了一家诊所,这才真正地在悉尼安定下来。

“我于1968在悉尼坎伯当(Camperdown)出生,但我的家族与悉尼的联系其实从1882年就开始了。”

1968年5月,刚刚出生的陈君选被曾祖母(Elizabeth Chung Howe,抱在怀中(图中偏左),在圣菲利普斯教堂(St Philips Church)受洗。(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