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华人提琴制作师陆伟光:悉尼琴痴 匠心独运

2018-04-13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

陆伟光和他在马耳他获奖的四把提琴。

(本报记者常秀峰 曲天元报道)做了45年小提琴的陆伟光现居悉尼,和琴打了一辈子交道。他说,做琴对他而言,其实是一种享受。

2018年春节前,陆伟光刚刚凭借自己的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在第二届马耳他国际小提琴制作比赛上取得了弦乐四重奏的铜奖,他也是今年马耳他国际小提琴制作比赛上唯一一位获奖的澳洲制琴师。

在地中海岛国马耳他举办的国际小提琴制作比赛,不仅仅是一次弦乐器的峰会,更汇集了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百位制琴师和音乐人,还是一场关于小提琴、中提琴、弦乐四重奏、琴弓等乐器制作及乐器演奏、作曲的盛会。

和许多来自欧洲、美国、中国等地的制琴师相比,陆伟光的身份显得尤其特殊,他来自澳洲,却是华人。经过重重选拔层层比拼,他最终在弦乐四重奏的比赛中摘取了该组别的铜奖。

 “组委会给我的评价是,四把琴完全用我自己的风格去做,做工很好,技术老道,用自己的理解去创造乐器,音韵非常协调,四把琴的外表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个家庭。” 陆伟光说。

奖项不仅是对他个人制琴技艺的肯定,更是澳洲华人在国际小提琴制作比赛上迈出的第一步。

与琴结缘45年

1973年,刚从学校毕业的陆伟光被分配到木器厂工作。因为从小喜爱手工艺和音乐,凭借天分和钻研,他几乎顺理成章地成了一名制琴师。

“做琴要看天赋,”陆伟光说,“我从小就学拉琴,又喜欢做手工活。有老师、朋友的乐器坏了,都让我帮忙修一修。我有这个手艺,也觉得很简单、很好玩。结果就爱上了做琴,而且一发不可收。”

头发已经花白的陆伟光今年67岁,干活用的老花眼镜后面透着一股“匠人”的气质。不过,这股气质背后,却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坚持。

陆伟光告诉记者,在他移民澳洲之初,为缺少制作高级小提琴必需的白松和枫木这些原料苦恼了很久。只是为了找到一块称心的木头,他就花了整整七年。

“澳洲的气候不适合这种木料生长,这种木材都必须是在冰天雪地里才长得好。” 陆伟光一边介绍木料的产地、特点,一边敲打一块从柜子顶上取下的木料,这块木料已经在他的柜子上放了好几年,“木材是天然的。一棵树的树顶和树桩不一样,树皮和树心也不一样,这就需要制琴师的经验和判断。一块木料开出来之后,要看它的纹理,凭经验确定琴板的薄厚、弯曲度等等。而且木料做成琴之后,也有可能继续变形,所以在做琴的过程中,我们必须事先预见到这些变化,这是很重要的。”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