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严哲

近年来,包括知名企业在内,雇主拖欠或压低员工薪资的新闻层出不穷。澳洲的多个调查都将这些行为称为“薪资盗窃(Wage Theft)”。 

令人意外的是,其中大多数被剥削者都选择了沉默,而在不多的维权者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不了了之。 

一连串的疑问也随之而来:为何此等事件频频被曝光,却依然无法断绝?受害者为什么沉默?政府又应该如何惩罚“薪资盗贼”?

欠薪丑闻频出

就在台湾奶茶连锁日出茶太(Chatime)在庆祝澳洲第100家日出茶太店铺开业时,澳洲媒体曝光了其存在的拖欠员工薪资问题,并引 起了澳洲当地社会热议。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去年对该连锁品牌逾20间门店的审计发现,86%的员工遭到欠薪。2016年末的另一场审计调查就曾暗示该连锁或存在“系统性的”欠薪问题。 

媒体调查发现,日出茶太澳洲总部拖欠员工薪资的做法可追溯到2009年,欠薪总额多达600万澳元。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曾就此展开调查,并为遭剥削员工追回了17.5万澳元。目前,有关调查仍在进行中。 

据悉,日出茶太在澳门店多达111家,其中逾90家为加盟店,预计其整个品牌门店的欠薪总额超过了1000万澳元。 

日出茶太总公司此前曾为保障员工的薪酬福利,针对加盟店推出了新的薪酬管理制度,并在逾半年后对旗下20多家门店进行了内部审计,发现了欠薪问题。 

内部人士称,欠薪现象发生的原因之一是经营者的贪婪,还有就是出于财务上的绝望。

据了解,日出茶太5年的加盟费用为30万澳元,店铺的日常支出还包括租金、员工薪水、加盟费、3.5%的市场营销支出、薪资管理体系费用、音乐和神秘顾客费用,从总部采购杯子、糖浆、茶叶、珍珠和配料的费用,以及高达15万澳元的装修成本。 

欠薪丑闻曝光后,日出茶太拒绝回应一系列问题,包括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是否已对其总部所有门店进行调查的提问。该公司在声明中称,欠薪确实是性质极为恶劣的行为,但表示该公司将始终支付员工应得的薪资,一旦发现公司内部存在不当行为,将立刻予以纠 正。 

但就在上月,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就将一名前日出茶太的加盟商告上了法庭,指控此人涉嫌在2017年1月至11月期间拖欠17名员工 (其中多数为外国留学生)共4.6万澳元薪资。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表示,这只是机构对奶茶行业的调查之一,另一台湾奶茶连锁贡茶(GongCha,在澳门店超过55家)也在机构的调 查范围内。 

自议会针对澳洲连锁行业的调查报告公布后,澳洲连锁行业连曝丑闻,部分日出茶太门店欠薪只是最新一桩。该议会报告指出,目前 的监管环境“显然未能阻止系统性的不法行为和剥削行为,并进一步加剧了连锁行业的权力失衡” 。工党已宣布将针对该问题成立专项 组。联盟党政府尚未就此表态。

受害者:维权不值得

这欠薪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去年10月,悉尼科技大学(UTS)和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发布的一份报告《沉默中的薪资盗窃(Wage Theft in Silence)》称,在不熟悉澳洲法律、不了解自身权利、担心被驱逐出境的国际学生和背包客中,“薪资盗窃”现象十分普遍。 

悉尼科技大学高级法律讲师、该报告的合著者劳里·伯格(Laurie Berg)表示:“这部分劳工体系已经崩溃。” 调查显示,大多数员工保持沉默是合理的,因为考虑到他们拿回工资的机会微乎其微,采取行动的努力和风险并不值得。 

研究报告的作者与澳洲来自107个国家的4000多名受访者进行了交谈,发现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拿到法定工资。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采取行动追讨拖欠工资。 

只有3%的人向就业监管机构公平劳动监察专员(FWO)寻求赔偿,而其中远远超过一半的人什么也没有得到。 

巴基斯坦和台湾等地的工人在索要未付工资方面最为主动,而绝大多数英国人、爱尔兰人和美国人则没有试图拿回他们合法应得的薪资。按照规定,持工作假期签证的背包客可以全职工作,但最多只能在一家雇主工作6个月,而国际学生每两周的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0小时。 

许多被剥削的受害者在酒店、清洁和建筑行业的工作报酬相对较低。据了解,当时调查时的法定最低工资为17.70澳元,但由于大多数学生和背包客都是临时工,他们本应获得法律规定的高于最低工资标准25%以上的薪水。 

然而,30%的调查参与者在他们的最低工资工作中,每小时的工资不超过12澳元。 

这份研究调查的作者早前还发布了另一份报告。该报告显示,大多数留学生和背包客都被拖欠工资,三分之二人的薪资仅约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 

而这部分临时移民占了澳洲劳动力市场的11%。

其实早在2017年,悉尼科技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两位高级法学讲师也针对全澳4,322名临时签证持有者进行综合调查,并发表题为《薪资盗窃(Wage Theft)》的报告。 

中国留学生遭遇低薪的比例最高,31%的人时薪不高于12澳元。其它亚洲国家学生的比例也很高。英国学生为27%,爱尔兰学生25%,美国学生20%,欧洲国家学生比例超过1/3。 

每年都有很多“克扣薪资”的事件被报道。 

比如今年3月,悉尼阿尔塔蒙(Artarmon)和斯坦莫尔(Stanmore)Subway快餐店的华裔前加盟商因克扣一名中国籍员工逾1.6万澳元薪资,被罚款6.5万澳元;同样是3月,墨尔本自助中餐馆克扣中国员工,欠薪7万澳元。 

2018年4月,布里斯班两家7-11便利店因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共克扣21名员工共3.1万澳元薪水,被罚款共约19.3万澳元;2017年 8月,墨尔本一公寓项目承建公司拖欠建筑工人数百万澳元工资,工人愤怒讨薪……此等事件频频被曝光,却依然无法杜绝。 

这一方面是由于临时签证者不懂相关法律或者迫于临时签证压力,一方面也因为相关制度并为完全完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员工究竟该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呢?

剥削是否入刑引争议

《沉默中的薪资盗窃》报告建议,政府需进行监管改革和程序性调整,包括:改革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的办事程序;设立一个专项小 组,处理移民劳动者的咨询;向留学生和其他劳动者提供有关获得拖欠工资的补救措施信息。 

但现实是,澳洲马上面临大选,现政府已无法在投票前通过任何立法。 

已离任的前劳资关系部长奥德怀尔(Kelly O ' dwyer)曾在几个月前宣布,政府原则上将接受移民工人特别工作组报告的所有22项建议,其中包括对故意剥削工人的刑事制裁。 

奥德怀尔说:“政府不能容忍那些一再故意压低工资的人,不管他们是澳洲公民还是持临时签证的工人。” 政府彼时承诺,实施一项全国劳工雇佣登记计划,以“减少对工人的剥削,并推动高风险行业雇佣者改变其行为”。 

其中,“高风险行业”包括安全、服务、食品加工、包装和园艺。如果这些公司被发现公然无视法律,他们将被取消注册,面临破产。 

政府的这番回应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利益相关者的欢迎,包括澳洲和新西兰招聘、咨询和人力资源协会(Recruitment, Consulting and Staffing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 New Zealand)。 

该协会表示,拟议的这些措施将有助于严惩“狡猾的雇主”。协会首席执行官查尔斯·卡梅伦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同意特别工作组的观点,把资源用于这些部门的执法和监管,将对开采产生最大影响。” 但另一方面,影子就业部长布伦丹·奥康纳(Brendan O'Connor)认为,这一切都太微不足道、太迟了。他说:“莫瑞信政府坐视不管, ‘薪资盗窃’ 现象依然猖獗。现实情况是,由于自由党人在临时议会中担任议员,这些建议没有真正的机会在下次选举前通过立法。”

全国农民联合会(National Farmers' Federation)也对政府的回应表示欢迎,但表示政府仍需要建立针对农业工人的特殊签证,以保护农业行业和季节性工人。 

其负责人托尼(Tony Maher)表示,该行业的劳动力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农民“经常被迫让葡萄藤上的农产品腐烂,因为他们找不到 完成工作所需的人力”。

“保护海外工人的第一步是确保通过合法的手段他们进入澳洲,按照工作签证条件,在澳洲的劳动力,他们的存在是透明的,所有的 签证将有助于促进农业。”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它还需要有保障措施,确保工人知道自己的权利,知道向谁求助,不会因为受到威胁 而认为自己必须忍受虐待。” 然而,澳洲资源和能源集团Amma对进一步将剥削行为入刑的必要性提出了质疑。 

该集团代理首席执行官塔拉·戴蒙德(Tara Diamond)表示:“我们不认为在澳洲的工作场所法律中引入刑事制裁是正确的答案,然而,如果政府认为这条道路将恢复失去的公众信心,那么将其适用范围限制在‘最严重和惊人的案件’将是至关重要的。”

而这种剥削现象最终到底要不要受到刑事制裁?还有什么制度保障可以完善?这些或许只能由下一届政府来告诉我们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