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快网

澳储行降息为哪般?

2019-05-30 来源/澳洲新快网 編輯/charlene.chen

文:昱希子

本报独家 谢绝转载

澳洲监管机构似乎对经济状况越来越紧张。澳储行(RBA)即将下调现金利率,而澳洲审慎监管局(APRA)已经采取行动,试图刺激贷款,提振金融行业。  

澳储行行长洛韦(Philip Lowe)上周二表示,将在三周后的董事会会议上,考虑降低现金利率。 

经济放缓   下调利率时机合适

自2016年8月澳储行将现金利率降至1.5厘以来,已创纪录地连续34个月保持利率不变。洛韦此次公开表示降低利率打算,业内人士认为,是4月份失业率的上升给澳储行做出此决定的最后一个理由。

根据四月份就业数据,显示失业率从2月份的4.9%回升到4月份的5.2%,而上年同期则是4.9%。 

降低利率对澳储行来讲,是一个重大而迅速的转变。去年,澳储行还表示,倾向于提高现金利率,但随着经济放缓,这一倾向在今年早些时候转为中立。现在,澳储行行长洛伊表示,该行董事会将在下个月的董事会上“考虑降息”。

虽说只是考虑,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澳储行将会再次下调利率,至历史新低。实际上,较低的现金利率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央行不会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下调政策利率,只有在担心经济正在走向衰退时才做出下调利率的决定。

越来越明显的事实是,一系列不利影响正在放缓经济增长,其中包括国内家庭消费疲弱,失业率开始增加,外部环境也令人担忧,受中美贸易战的影响,中国经济已经放缓,而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约四分之一的澳洲出口前往中国。 

下调现金利率至1.25厘是否比1.5厘对经济产生更好的影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澳储行行长如此公开地标明下调利率的可能性,也隐隐表明澳储行对经济放缓的不安。

APRA取消利率缓冲  配合降息

在洛伊发表演讲的同一天,APRA也致函各大银行,提议取消对借款人获得房贷批准使用最低7厘的利率缓冲,银行可以自行确定缓冲利率来平衡贷款风险。

目前,APRA要求贷款机构使用至少7厘的最低利率,或者比他们收取的利率高出2厘的缓冲利率,来评估借款人偿还贷款的能力。实际上,大多数贷款机构会在这些基准利率基础上再增加25基点的息差。

最低利率下限和缓冲于2014年引入,当时APRA和澳储行试图控制当时过火的房产市场。APRA实施的“宏观调控”措施,以及金融业皇家委员会对“负责任贷款”的审查,都对抑制住房贷款的发放起了相当大的作用。澳洲房价去年平均跌幅近10%,墨尔本和悉尼的跌幅更大。

房价持续下滑,抵押贷款增长也降至至个位数的低水平。据澳洲统计局的数据,4月份住房贷款总需求下降3%,同比下滑至18%。这对家庭信心和支出产生了负面效应。

此次取消最低利率缓冲,意味着借贷人的借贷能力将增加,换句话说,就是借款人可以借出更多的钱。另外,专家指出,澳洲主要银行的利润受到多方挤压,还承担着因财富管理不善造成的巨额损失,银行会允许借款者借出更多。

澳新银行经济师普兰克(David Plank)认为,此举或是政策条件的有效放松。  

澳洲房产研究机构CoreLogic分析师库什尔(Cameron Kusher)也表示,这一变化是“受欢迎的”,可能会帮助一些客户获得抵押贷款。尽管获得抵押贷款仍将比过去困难,但预计,这一变化可能会减缓房价的下跌速度。
对于APRA的提议,澳储行行长洛伊也表示,若实施生效,将是降息的很好配套措施。

后危机现象  降息背景不寻常

澳储行6月降息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背景。失业率虽有所上升,但仍处于略高于5%的历史低位。同时,就业情况强劲,4月份新增了2.84万个新工作岗位,几乎是经济学家预期的两倍,这使得澳储行在解释这些就业数据方面显得左右为难。 

常态下,5%左右的失业率将导致通胀上升。但是,在截至3月份,澳洲统计局的基本通胀指标放缓至1.4%,远低于澳储行2%至3%的目标区间。

失业率下降与超低通胀同时出现,是一种令许多发达国家感到困惑后危机现象,意味着固有的危机没有完全解决,世界经济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洛伊和其他国家央行的同行对此的解释是,这可能是高科技、人口结构和全球化带来的新情况。

在这些背景下,洛伊表示,如果利率没有按照当前的政策环境下调,其他可供选择的还包括额外的财政支持比如基础设施投入,以及支持企业扩张和投资的结构性政策。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