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发61万学生签创新高 中国留学生增长停滞
2019-05-30| 13:52| 来源:澳洲新快网| 编辑:澳洲新快网

中国仍是澳洲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澳洲金融评论报》图片)

内政部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临时签证统计数据。其中显示,临时学生签证签发数量达到61.3万份,创下历史新高;全年增长了7.7万份,比2013年3月增加了28万份。

据财经网站Macro Business报道,新的数据与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短期学生抵达数据大致相符。据统计局,2019年3月短期访澳学生数量达到创纪录的61万人,高于2014年3月的36.7万人。

《澳洲人报》曾在本月引述一名内政部高级官员的发言称:“利润丰厚的六年中国留学热潮已经终结。”该名官员向澳洲各大高校表示,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没有起落。

这一说法得到统计局的短期入境数据支持。数据显示,访澳中国公民人数(不仅限学生)已连续9个月下降,现已回落至2017年中的水平。

澳洲广播公司本月披露,在澳洲的留学行业中,中国仍是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其次是印度和尼泊尔。鉴于中国学生并无增长,这意味着澳洲高校已转为从印度和尼泊尔引进留学生。

澳洲人口研究所(Australian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的比勒尔(Bob Birrell)博士的研究表明,中国留学生倾向于在质量更高、学费更贵的八大名校学习;相比之下,印度留学生倾向于较便宜的机构,而且他们的目标主要是在澳就业并获得永久居留权。

澳洲广播公司还提到了南亚次大陆的留学生存在大量抄袭、学术不端以及不及格等现象。

默多克大学(Murdoch University)的莱利教授(Benjamin Reilly)提到:“2018年的第二学期,留学生数量激增,数百名新学生(主要来自印度旁遮普地区)涌入了为数不多的研究生课程。有些人没问题,但很多人缺乏研究生学习所需的语言技能,因此无法正常上课或参与学院的全面评估。”他直言,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9号台经济记者科尔巴奇(Tim Colebatch)也对这种现象提出警告。他称,监管放松令大学能有选择性地降低标准、招收学费更贵的留学生,即使他们未能达到英语语言技能或学术水平的要求。

(翟朗维)